首页

科幻小说

三国之我乃曹家暴君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三国之我乃曹家暴君: 第171章 金汁守城,沟壑陷阱-三国之我乃曹家暴君笔趣阁

    :..>..

    匈奴人重整阵型。

    上一波剩余一千余人,再加上这次补充的五千战士,总共六千人,朝北面城墙再度发起了冲击!

    檑木、滚石,如雨点般落下。

    箭矢“嗖嗖”地划破空气。

    喊杀声、惨叫声充斥着战场!

    这一次的进攻,匈奴人着实是下了本钱。

    他们悍不畏死,争先恐后地从云梯,跳到城墙上。

    甚至于有几次冲破了守军的防线,杀到了曹茂面前!

    但有周仓在旁护卫,不由曹茂动手,他便悍然出手,将那些匈奴人杀了个干净!

    不过由此可见,城头守军所受到的压力极大!

    曹茂看了一眼战场,轻声吩咐道,

    “周仓,去,让他们把金汁端上来!”

    “喏!”

    周仓快步领命而去。

    一旁的曹彰、文丑两眼茫然。

    金汁?

    那是何物?

    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忽然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夹着极度恶臭的味道。

    文丑、曹彰下意识地掩住鼻腔,看向登上城墙的一队人马。

    只见周仓身后的那些士卒们,抬着数十口大锅。

    而锅中满满当当,全是曹茂先前收集的百姓们的排泄物。

    士卒们在城墙上点燃起火堆,将大锅架在上面。

    片刻之后,大锅中的“金汁”已经彻底沸腾开来。

    一股恶臭的味道弥漫在城头上。

    曹茂也是忍不住捏着鼻子,皱着眉头道,

    “给我倒!”

    霎时间,滚烫的金汁被将士们倾倒下去。

    为了减少人员伤亡,高干特意凑了上万套战甲给匈奴人,也另外调拨了一批盾牌。

    但不管是战甲,还是盾牌,也只是为了防止流矢和碎石。

    谁也想不到,曹茂竟然还会有金汁这种恐怖的守城武器!

    正在攀登云梯的匈奴人,直接被劈头盖脸,浇了一身的金汁。

    当即就惨叫着,从梯子上跌落下去!

    “嘶……”

    正在观战的高干、高柔、呼厨泉、去卑四人,皆是倒吸一口凉气,目瞪口呆地看着战场。

    曹茂竟然用金汁守城,这他妈也狠了吧?

    *还是人吗?

    滚烫的金汁,不仅可烫杀敌人,而且它的成分是粪便,肮脏无比。

    一旦被烫伤,伤口容易腐烂,以当世的医疗条件,根本无法治愈!

    最最最重要的是,这玩意太过恶心人!

    就算它没杀伤力,谁也不愿意顶着满头污垢去攻城啊!

    先前一番攻城,匈奴人都杀到了曹茂面前,因此士气旺盛,就打算一鼓作气,拿下城门楼。

    结果这下倒好,面对滚烫的金汁,他们一个个驻足不前,宁可死在曹军的箭矢、檑木、滚石之下,也不愿意再攀爬云梯!

    开玩笑。

    虽然都是死,但要是死在金汁之下,只怕黄泉路上都是臭的!

    看着裹足不前的手下,呼厨泉面色铁青,看向身后的高干,

    “州牧,是不是先让他们撤回来?”

    高*徊辉敢馊眯倥顺吠恕

    但他也知道,曹茂这一手金汁守城,着实打击到了匈奴人的士气!

    就算再继续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只能徒增伤亡。

    只能点头答应下来。

    看着城墙下的匈奴人,如潮水般退去。

    城墙上的曹彰、文丑皆是松了口气。

    之前他们还对曹茂下令收集百姓们的排泄物一事,迷惑不解。

    此时终于恍然大悟。

    主公这一手,不能用狠来形容,简直是恶毒!

    不烫死你就毒死你,不毒死你也能让你感染死,光着味儿都能恶心死人。

    二人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庆幸。

    还好自己是跟着主公的!

    趁着难得的休战期间,双方都在打扫战场,整理军械,准备下一场恶战。

    呼厨泉看着城墙下满地的匈奴人尸体,满脸的痛心,无奈地道,

    “州牧,曹茂实在太过阴毒,这该如何是好?”

    高干也是眉头紧皱。

    他沉吟着,目光看向了怀县的城门,跟着眼前一亮。

    “怀县的城门并不算坚固,咱们可以佯攻城墙,猛攻城门!”

    呼厨泉、去卑、高柔朝城门看了一眼,皆是点头。

    “不错,这倒是个好主意!”

    “那咱们就从城门下手!”

    短暂的休整后,匈奴人再度组织起人手,发动攻城。

    上百名匈奴人举着手中的举盾,护送着由河北军打造的撞车,一路来到城门洞中。

    “嘿!”

    他们齐呼一声,拉动着撞车上所装载的粗壮撞木,随后猛地一松手。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

    头部裹有生铁的尖锐撞木,狠狠地撞击着城门。

    灰尘扑扑索索地掉落下来,就连城墙上的曹茂、曹彰等人,也察觉到了城墙的颤动。

    “文丑,你去城门下防守,准备应对敌人的攻击!”

    “明白!”

    文丑利索地答应下来,率领一队士卒,就冲下了城墙。

    而在匈奴人不断的冲击之下,厚木制成的城门也出现了一丝裂痕。

    在“砰”的一声过后,偌大的城门彻底裂开!

    匈奴人不由得发出一声欢呼声,随后拔出兵器,越过城门,就朝城中冲去。

    而在对面不远处,文丑和手下的将士已经严阵以待!

    兴奋的匈奴人没有多想,迎着他们就冲了过去。

    然而刚踏出去没几步,冲在最面前的匈奴人,就觉得脚下一空,直接摔了下去!

    后面的人这才注意到,在他们跟文丑之间,竟然还有着一个深深的沟壑!

    里面摆放着各种尖刃朝上的利器。

    先前跌进去的同伴,已然被扎了个透心凉!

    那些匈奴人拼命朝后退去,想稳住身形。

    但奈何后方的同伴,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

    他们只看到城门被攻破,一心想要冲到城中,与曹军厮杀,以此发泄心头的怒意!

    就这样你推我搡,不知道有多少匈奴人跌入沟壑之中,一命呜呼!

    而文丑也没闲着,指挥着手下士卒们,用手中的暴雨梨花弩,收割着城门洞里的匈奴人!

    ……

    “曹茂这个混账,真他娘的狡诈恶毒!”

    呼厨泉怒不可遏地破口大骂道!

    在看到城门被攻破后,他们都是极为振奋,以为能够拿下怀县。

    但去没料到曹茂竟然会在城门后提前设好陷阱,等着他们钻进去!